橘酱肉松小貝

我觉得我长大了

最近咕得太厉害啥也不知道  听说十一月瑞瑞生日
想问问lof有瑞瑞生贺活动么???
有的话可以指路嘛 想试试…

剪个视频又把自己给搞晕了= =!
这周莫得更新 来唠嗑互动一下么!
想知道大家水仙里磕过最冷的一对cp是什么
我是生嘉!  lof只有7参与 (๑ʘ̅ д ʘ̅๑) !!!

【巍生】青桔苏打-番外(娱乐圈AU)

麻麻错了 我以后一定提前准备TAT
写得十分匆忙!如有bug请告知 
祝我的阿福宝贝生日快乐!!

[01]

“哎!你真不跟我一起回家啊?”

罗浮生穿着件白衬衫站在玄关处,前倾着身子冲着卧室的方向喊了一声,生怕另一个人听不见似的。而后又没站稳,干脆摇晃几下后靠到了门框上,他微微低头时额角处的卷发垂下,遮挡住了青年稍显失望的侧脸。

去替他拿外套的沈巍没有回答,罗浮生的视线又扫过客厅直至落地窗外,映入眼眸的只是灰蒙蒙的一片混沌天空,宛如哪位艺术家往白色幕布上泼上一层青墨。

他不禁皱眉,等了这么久的生日,结果就是这么个压抑的阴天,扫兴。

沈巍从卧室里拿了件绿色风衣出来,走到罗浮生身边替他穿上,还贴心地伸手整理了衣领处的褶皱。

罗浮生努了努嘴,用手指戳了戳沈巍的肩膀,“你还没回答我呢。”

“晚上那个通告是新电影的推介会,实在走不了…”沈巍知道他今天不怎么开心,只好放低了声音轻声哄着,“我们的事情也不急,再等等吧,别把叔叔给吓到了。”

罗浮生“啧”了一声,心想你有什么吓人的啊,再说了,他爹自己还有个男朋友呢…

他每年过生日的惯例都是回家和家人一起过,可自从他和沈巍一起回国之后,两人的人气暴增,等到国内的工作步入正轨后,两人的生活更是单调到用一个字来概括就足够。

忙。

本来罗勤耕早在一周之前就给罗浮生打过电话,嘱咐他再忙也务必回家,罗浮生答应得倒是快,那时候还美滋滋地想着把沈巍一起带回家去见见家长,结果转头就给忙忘了。昨晚近十二点的时候又接到父亲的电话,罗浮生这才一激灵,挂断电话后一看日期,明天就是自己生日了,他还没来得及把自己和沈巍的事情告诉罗勤耕呢!

这针预防针忘了给家长打,他这下子真慌了,心想不如破罐子破摔,本打算先斩后奏直接把人给带回去,沈巍又说自己的行程有变动,有个很重要的通告时间改了,正好撞上他生日当天。

罗浮生这下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

既然不能一起回家,于是青年能拖则拖,硬是在家里和沈巍一起吃过午饭之后才准备动身。

沈巍今日穿着的墨绿色风衣是和罗浮生的情侣款,青年今天特意嘱咐他一定要穿着这身衣服去活动现场,他那点小心思沈巍当然明白,就顺了他的意。

离别之前沈巍习惯性地推了推镜框,问道:“你自己开车去?”

“我让开心送我,这免费司机不用白不用。”事发突然,虽然这都是自己粗心大意导致的…总之罗浮生在何开心那里好一阵软磨硬泡加威逼利诱才换取了今天的自由。

“好了,去吧,别让开心等你太久。”

听到沈巍的催促后,罗浮生掂了掂手里的钥匙,那金属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他勾着男人的脖子在他嘴唇上盖了个章,这才心满意足地出了门。

“那我走了啊,记得想我。”

沈巍笑了笑,对着他的背影小声嘱咐:“到了给我发条消息,再发个定位,我放心一些。”

罗勤耕早些年图清静,就在郊区里买了栋别墅,一直住在那里。回家以后的罗浮生心情稍微好了些,吃晚饭时笑嘻嘻地收了罗勤耕和迟瑞的两个大红包,之后又听罗勤耕说给他准备了烟花,罗浮生整个人眼睛都亮了,明明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有时候还是跟个小破孩没什么两样。

果然还是郊区好啊,做什么都没人管。

如今已入秋了,气温完全降了下去,到了夜里温度更低,穿着薄薄两件衣裳的罗浮生在楼顶站了半小时左右就觉得冻得慌。纵然青黑夜空中的烟火再绚烂耀眼,罗浮生还是赶紧把那两位请回去睡觉了,别是为了给他过个生日还把自己给弄感冒了。

他再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剩了三分之一的烟花没放完,罗浮生干脆都点上,再躲到一边去准备拍点照片发给沈巍看。

罗浮生在“砰砰砰”的响声里感受到了手机的震动,一看是沈巍发来的微信,问他睡了吗。

他看到消息之后便转身下楼躲到了卧室里,烟花也不看了,这些东西哪有和沈巍打电话重要啊。

“阿生,生日快乐。”

“谢谢宝贝儿!”罗浮生也只敢在口头上占占沈巍的便宜。

沈巍听后轻轻笑了下,背景音是十分嘈杂的巨大响声。

罗浮生听着电话那头近乎同步的声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巍巍,你现在在哪儿呢?”

“在看烟花呢。”

罗浮生心里猛烈地跳动了一下,看烟花?今天放烟花的恐怕是只有他罗浮生独一家。

“我问你在哪儿呢!”

听着罗浮生声音沉了下来,沈巍知道瞒不住了。

“在你家楼下。”

难怪要他发定位了,合着早就算计好了。

罗浮生禁不住骂了声脏话,这儿离市区少说也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他之前没收到沈巍的微信,还以为他不会来了,没想到这人就这么沉得住气。

“沈巍你傻吗?现在外面这么冷!怎么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你…算了,等着我马上下来找你。”

沈巍被骂了也不恼,反倒是觉得心里发烫,低头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傻不傻啊?”罗浮生气喘吁吁地跑到沈巍面前,心疼地看着被冻得鼻头发红的男人。

沈巍没叫司机,自己开车过来的,脸上的疲惫显而易见,现在还要在罗浮生面前强打起精神来,“那边一结束我就赶过来了,想着万一你没睡…”

“我还能来抱抱你。”

罗浮生气得牙痒痒,“那我要是睡了呢!我要是没看到你信息呢!”

“好了别生气了,对了,我给你带了生日礼物。”沈巍说罢就往口袋摸去,结果摸了个空,神情有些尴尬,“我好像忘在车上了,我现在过去拿吧。”

“不许动!”

罗浮生见他真的打算走,赶紧拽住他胳膊,然后用力拥住他,去轻轻吻了吻沈巍的脸颊。

“还要什么礼物啊…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青年身后全是雾气,白茫茫的一片,他一边说话一边弯起眼睛笑,说话的时候呼出的热气全洒在了沈巍的脸上,蒸得他眼眶也跟着发热。

[02]

这是某位小朋友盼了很久的圣诞节。

虽说气氛最热烈的秋日,可到了当天,竟是一场初雪,难得的细雪漫洒,情意绵绵。

接近午夜的时分,沈巍裹上了一件厚实的羽绒外套,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脸,这种扮相的他路人实在难以认出。

他踩着圣诞节的尾巴,独自一人来到主题公园里,神情淡漠地看着那些手拉着手的小情侣们。

…相比之下他这个老年人就比较寂寞了。

手机屏幕亮了亮,是他和某人的聊天界面。

被备注为“阿生”的人发来一条语音消息,沈巍点了播放,再放到耳旁聆听。

“巍巍你到那个公园了吗?开心路上有点事耽搁了,你可能还要再等一下。”青年的声音温柔至极,只是所处的环境有些嘈杂,还不时地传来几声车鸣声。

沈巍不禁皱了皱眉,那双深邃双眸里的情绪变了又变,按下录音键回复道:“你在哪里呢?怎么这么吵?”

“组里!马上要开拍了,我蹲棚外边跟你发消息呢。”

罗浮生前不久进了组,他们总是这样,一个人稍微空闲一点了,另一个人又没有时间。

沈巍兀自叹气,今年的平安夜与圣诞节大概又是一个人过。

男人今天的行程也很满,一直到晚上才得了空,本来跟罗浮生说了想去探班,却被无情拒绝。

“我真走不开,这样吧,我让开心把礼物带给你,乖!明年圣诞节一定陪你过!”

沈巍没想到自己有天竟然也会被人这样安慰,他直到罗浮生脾气倔,说了不让他去就肯定不会让他去,只好妥协,不过这托人给他带的礼物算是补偿,他便提前到了约定好的公园里乖乖等着。

“导演叫我了,我开工了啊。”

沈巍丝毫没听出罗浮生语气里的心虚,像个老妈子一样嘱咐,“你注意一点,别感冒了。去吧,我继续等着你的礼物。”

“嗯嗯,超大份惊喜,注意查收。[亲亲][亲亲]”

看着罗浮生又发来的信息,沈巍不由得勾起嘴角笑笑,低声喃喃道:“什么惊喜都比不上你。”

沈巍不是没有想过,罗浮生会不会偷偷溜出来见他,毕竟这小崽子花样多,自己有时候也猜不透。他心里揣着这个想法,甚至连在公园里发传单的玩偶人都多留心了几眼。

不过就在十分钟前,他才收到了何开心发给他的照片,罗浮生在剧组里认真看剧本的模样,于是难得不切实际的幻想便被硬生生地扼杀了。

“沈老师,我快到了。”沈巍又收到了何开心发来的消息,他回复了“好”,依旧站在原地,开始无聊地数起那圣诞树上悬挂着的红色小球。

大概又过了三分钟,何开心从一个转角处出现,沈巍心里那点希望的亮光彻底熄灭了。

他扯了扯嘴角,心里也没多高兴,“辛苦你了,还特意麻烦你跑一趟。”

“应该的。”何开心将一个小礼盒交给他,再对着沈巍说,“还有一份礼物。”

“嗯?”

“你回头看看。”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了,沈巍呼吸一窒。

“圣诞快乐!”

男人惊喜地转身,身后那人果然是他的爱人,正站在暖色灯光里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收快递!你的圣诞礼物到了!”罗浮生笑着扑进他怀里,下巴在他的肩膀处蹭了蹭,撒娇的意味再明显不过,“惊喜吧?”

“你…”沈巍一时间是百感交集,又感动又无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轻轻说了句,“幼稚。”

“嘿嘿,还好赶上了。”罗浮生抬起来狡黠地冲他眨了眨眼睛。

罗浮生轻轻吻了一下他带着凉意的嘴唇,两人相拥着,额头抵着额头。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有热烈的欢呼声从远处传来,缀着晶亮灯光的街道热情不减。

“Merry Christmas…”

“And merry me.”

[03]

杂志内容拍摄结束之后,两位老师手拉着手走了进来,早就听闻过“巍生素”这对CP 的甜度惊人,但小编今天亲自看到之后,还是不得不感叹一句。

糖分真的超标了。

能邀请到两位老师做专访也确实是小编的荣幸,见到真人时更是紧张到失语,刚开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傻笑,沈巍真如网络上所说的那般温柔谦逊,反而是安慰起我来,小编简直受宠若惊。

我请他们二人到沙发上坐下,向他们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公开恋情之后对两人的事业和生活有什么影响吗?”

罗浮生与沈巍对视一眼,前者咧开嘴笑得灿烂。

他挠了挠脑袋说,“质疑和骂声当然都是有的,但我好像不是很在乎,只要是和他在一起,我就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

沈巍沉默许久,回答问题时的眼神却坚定,他沉声道:“现在社会对同性情侣的包容度虽然已比从前高了很多,但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不接受,但不论如何,我在乎的就只有浮生一人的看法而已。将来的生活会如何…是隐退还是继续工作,我都听他的。”

他们的答案几乎一致,我也能感受到,他们并不在乎外界对他们关系的看法,那些恶语相向的人大概都是没有体会过“爱”的人,毕竟二位什么也没有做错,他们只是相爱罢了。

“那两位老师有过争吵吗?吵得最厉害的一次是什么情况呢?”

罗浮生听闻后皱眉,懒懒地靠了沙发椅背上,用手肘碰了碰沈巍,“你来说。”

这家庭地位彰显得十分明显了。

沈巍也无奈,他叹了口气,说他这辈子最绝望的时候,是罗浮生坐在狼藉一片的地板上,捂着眼睛用沙哑的声音对他说,放我走吧,算我求你。

“那是我们吵得最厉害的一次,我们虽然克制着没有打架,但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被砸了,我们的合照摔在地上,玻璃渣刺进了他的脚踝,我想去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那时候我以为我们真的完了。”

沈巍靠在沙发上低着头轻声说。

“其实争吵的原因现在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当时谁也没有去开灯,房间里昏暗一片。我背对着他,站在窗户前抽烟,窗外的天空也是灰蒙蒙的。我听见黑暗里他哭泣的声音,一根烟抽完了,我就打开窗户透气。”

“浮生其实…很爱哭。我走到他旁边蹲下,拿开他捂住眼睛的双手,发现他的眼睛都哭红了,鼻子也红红的,我的心像是被刀子扎了一样疼。当时我就想,我以后一定要保护好他,谁都不能再伤害他,包括我自己。”

“他以前不抽烟的,家里的烟都是我买的,我压力大的时候会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会的。”罗浮生补充道。

他说罢后二人都陷入了沉默,小编仿佛感受到室内气压低了好几度,有点后悔提了这个问题。

沈巍转头看向罗浮生,轻声问着:“疼吗?”

“当然疼,就感觉…比被人砍了七八刀还要疼。”

“阿生,以后绝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情了。”

“嗯,我相信你。”

……

小编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自动屏蔽之后,这采访已经到了做不下去的地步了,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太美好,实在是容不下第三人,我不配。

小编含泪咽下这碗狗粮。

——《先生》杂志专访

如果写文和剪视频当中只能选一个的话
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写文_(:_」∠)_

@anyone  

谢邀 六六懒得理你 今天我来替她骂
哎哟 我一看 牛批啊 您这小号整挺好啊 爷又笑了
内涵不够还要点名批评哦
小东西脾气真大 还会占tag声明呢
恕我直言 龙圈就是不接受泥塑 我不是针对任何人
我是说搞双器官的都是辣鸡
世界观我默认 可以接受 毕竟都接受了那么多年了
但是普通设定里的双性就是不行 泥塑 狗 今晚biss哦
lof的读者属性是很多 但大多数还是出于对先生的喜爱才看的水仙
你看的双性 到底是把先生摆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在你认知里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是否尊重他 是否尊重他用心创造出来的角色?
我拿个放大镜都看不透你这个憨批
再换个问题
请问你是你爸爸的yin  dao  里挤压出来的吗
还是你妈长了j  8  插  进你爸yin  dao 才有的你?
哪个男的不是男的啊 这么喜欢泥塑
害 你咋不磕你爸的双性呢 和你妈一起姐妹磨 b 算了
你不尊重他 我就不尊重你 真当我小青蛙不会发怒?
lof同人圈还真是个圈了 圈地自萌那套理论又来了?
那行 你圈你的 我骂我的 祝你趁早螺旋飞天爆炸哈
臭货请滚回你爸直chang 里当蛔虫噢  我佛不渡哈 批 滚
?还有你没看文就乱批评
祝贺你爸继 男人 长 子 宫生 娃之后再次创造生物学奇迹
直接跨越种族生出头憨批
你他妈能不能动动你的猪 脑子
到底什么才是三观不正???
双性都脱离角色本身了 这不ooc吗???
我看你小嘴叭叭叭挺会讲  说的都是些什么 j j 88让我怪恶心的话
不带tag
我不跟憨批同流合污 老娘注定踩在你头上

【井慕/巍生】后来的我们-24(娱乐圈AU)

[24.贩卖日落]

“井然已经到了,车就停在路边,我送你过去吧。”

到达底楼时程慕生又听得王茂这样说,他喉头发紧,心里那股紧张感更甚,整个人竟比以前上节目时还要慌乱。

青年在心里吐槽自己,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这个时候犯什么怂啊…

“那你们待会儿就和我一起坐他车走吧,我让井然先把你们送回去。”程慕生回头看了一眼王茂和白桃。

王茂点点头,心想这样也好,免得被拍到后又被人编造出一些莫须有的东西。

白桃跟在他俩身后听得是云里雾里的,默默问了王茂一句:“井然是谁啊?”

王茂看上去不是很高兴,闷闷地回了声:“就是慕生的朋友。”

出了大门之后她便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边,车窗缓缓落下,程慕生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声音愉悦地叫了一声“阿井”。

白桃恍然大悟,心道这应该就是程慕生手机上经常出现的那位“井老师”吧。

她又好奇地往车窗里望了望,没想到这人也长得仪表堂堂,面容简直是刀削斧凿之作,稍长的黑发衬得他气质儒雅温柔,五官也是让人意想不到的精致,白桃一时之间都看得呆住了。

井然见白桃跟在程慕生身后偷偷打量他,便向着她轻轻抿唇,投以礼貌一笑。

白桃连忙红着脸对着他微笑,算是打过招呼,心想这男人也太有魅力了…

程慕生招呼了他们上车,自己则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注视着青年乖乖低头系好安全带之后,井然便亲昵地询问起来:“今天的录制怎么样,累不累?”

程慕生笑着说还好,顿了一下,又小声说,“就是想到待会儿要和你表弟一起吃饭,还有点紧张。”

井然趁着等红灯的空档伸手揉了把程慕生的脑袋,柔声安慰道:“紧张什么…这不是有我在么?”

白桃默默看着他们二人的互动,丝毫没有察觉到气氛有什么不对,反而小声跟王茂说了句,“他们关系真好哎。”

“咳咳…嗯…”王茂咳嗽几声,十分别扭地小声回复她,“嗯…是挺好的。”

“哎茂哥,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啊?晕车吗?”

王茂只想让粗神经的白桃闭嘴,黑着脸沉声说:“我没事,可能是没休息好。”

等把这两人都送回了家,井然才调转方向开往与花无谢约好的饭店,他又想起王茂离开时那个吃瘪的表情,不由得笑出了声,“那个女生就是你的新助理?”

程慕生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也跟着他眯起眼睛笑起来,“哈哈哈哈是啊,平时做事挺细致的,就是没谈过恋爱。”

“王茂他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程慕生挑眉,心想他一个钢铁直男看我俩男的谈恋爱能高兴吗?

“我可是他手下不听话去偷偷谈恋爱的小艺人,你还盼着他能有好脸色看啊?”

井然勾了勾嘴角,专心开车,没再说话。

他和程慕生先去餐厅雅间里点好了餐,这家环境不错,打造的都是园林式的建筑风格,他们预定的那间包厢里还有个十分精致的假山鱼池景致,给这顿平常晚餐增添了几分闲情逸致。

花无谢给自己挑了身衬衫搭配风衣,这身装束还算合适,没有太正式也没有太敷衍。他没敢迟到,甚至比起约好的时间来还提前到了几分钟,推开雅间房门时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程慕生见他来了,便站起身来扬起灿烂一笑,“你好,我是程慕生。”

这话一出,花无谢就差点当场泪洒餐厅。

“我我我叫花无谢!你叫我花花就好!”花无谢眼睛里的迷恋都要溢出来了,因为极度的欣喜与激动涨红了他白净的一张脸。

“慕生我特别喜欢你!我能和你握一下手吗?”

只有井然坐在座位上气定神闲地惬意饮茶,他就知道会是这样一幅场景,心想这两人吃个饭还是买的站票。

男人没参与他们的粉丝见面会,抬眼懒懒地看了眼花无谢,再转头冲程慕生眯了眯眼睛。

程慕生看了他那模样一眼,心中了然这醋坛子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但还是没有拒绝花无谢,同他握了手。

“当然可以。”

成功摸到爱豆小手的花无谢挠了挠脑袋,再傻乎乎地咧开嘴笑,得寸进尺地说:“我…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井然站起身来替程慕生拒绝了,“不行”

他走到花无谢身边去替他拉开座椅,“你先坐吧,我让服务生准备上菜了。”

花无谢缓缓坐下,依旧星星眼地望向程慕生说:“那我可以要合影和签名吗?”

程慕生觉得花无谢挺可爱的,便笑着冲他点头,“都可以的。”

“啊啊啊啊啊我简直像是在做梦一样,这真的太好了…”

井然早料到花无谢会化身土拨鼠,叹了口气:“花花你先冷静,我们边吃边聊,别太激动了,就跟家庭聚会没什么两样。”

花无谢最开始没细想井然口中的“家庭聚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本以为是让他平常心一点,可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你说他爱豆怎么就一个劲地给井然夹菜呢…

等这一桌子菜上齐了,花无谢坐在井然和程慕生的对面,他埋头吃几口菜,再看了看他们那边的情况,两人竟然还亲密地咬起了耳朵!

井然凑到程慕生耳边小声道:“差不多了,你告诉他吧。”

“怎么不是你自己来说?”程慕生斜睨了他一眼。

“还是由你说比较好,你也知道,你那么喜欢你,要是我来说,我们的兄弟感情可就要破裂了。”

程慕生没辙,便停下了手里的筷子,抬头望向对面的花无谢,“花花,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嗯嗯你说!”

爱豆长得可真好看啊!爱豆眼睛可真漂亮啊!爱豆声音可真好听啊!

“就是…我和井然…我们在一起了。”

“嗯嗯!”爱豆说什么都是对的!爱豆…等等,爱豆刚才说什么来着?!

花无谢傻了,手里的筷子掉落在地,与瓷砖亲密接触,发出了“哐当”的一声清脆响声。

井然还来火上浇油,眼里尽是得意,“花花,叫嫂子。”

程慕生没好气地转头瞪他一眼,桌底下的脚轻轻踹了下井然的小腿。

“我先去趟卫生间,顺便让服务生给你重新拿双筷子。”程慕生拍了拍井然的肩膀,示意他自己来把事情解决好。

待到程慕生出了门,惊到失语的花无谢才回过神来,整个人简直是十级愤怒,咬牙切齿地怒视他对面的男人,“井然!你太过分了!”

井然挑眉不语。

“你今天就是故意的吧!啊?难怪这么好心,我真是…啊啊啊!”

今晚真是好大的惊喜,一天之内爱豆竟然变嫂子了?!

果真是梦醒时分,他真是哭都没地方哭。

“别生气,我和他在一起了你也应该高兴才是,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井然起身给他倒上一杯红酒。

花无谢冷哼一声,深吸几口气来平复了一下自己内心的愤怒,又看了看井然特意示好的那杯红酒,不置可否。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几分钟之后,他别别扭扭地问出这一句。

“快四个月了。”

“好你个井然!居然瞒了我这么久!你还是人吗?!”花无谢拳头都捏紧了。

“好了好了,”井然见状又赶紧往他碗里夹了几块肉,说道:“今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我不听!”

不听也得听。

井然不理会他的小脾气,继续往下说了,“你最近能不能到我家里来住?我想把和慕生的事情告诉我妈妈,但是又怕她不同意。”

花无谢听后撇了撇嘴,“我明白了,是想让我先去探探口风,再帮着你说话对吧?”

井然点头。

“看在慕生的面子上…行吧,我答应你。”

分别之时花无谢如愿以偿地要到了程慕生的微信,并且一脸痴汉地说着“慕生下次见”。

戴好口罩的程慕生这还正打算跟花无谢挥手道别呢,就被井然搂过了腰,再看他毫不留情地冲着花无谢说:“我带慕生走了,你自己回家注意安全。”

寒风中的花无谢嫉妒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井然今日喝了不少酒,某只大型犬回家之后便开始借着酒精耍性子,从玄关处就开始从背后拥住他,把脑袋埋到了程慕生的颈窝处。

程慕生被他蹭得脖子痒,便用手推了推那毛茸茸的脑袋,轻笑着假意抱怨他,“你这样我要走不动路了。”

“慕慕,今天微博那个热搜,你不解释一下吗?嗯?”井然缓缓抬了头,又去咬程慕生被冻得发凉的耳朵尖。

该来的还是来了。

程慕生被这话堵得直接噤声,他想躲又躲不开,那双有力的臂膀把他禁锢得死死的。

他一面接受着井然的亲吻,从耳垂到脸颊,他灼热的鼻息惹得他心里一阵酥痒,声音都不由得放软了:“那是剧组安排的,想先炒点热度…”

井然听后只从鼻腔里发出几声冷哼,程慕生顿时觉得大事不妙。

后来程慕生去洗澡的时候忘记拿浴巾,只好让男人帮忙拿一下,他心里想着这下完了,自己真是给足了井然机会让他一顿乱来。

都说小别胜新婚,程慕生觉得这话有道理,但某人实在是太过分。

从浴室做到卧室再到浴室就算了,这人还要换着法儿地折腾他,偏偏让他摆弄各种奇怪的姿势,程慕气得要咬人,心想我一不擅长跳舞二不练瑜伽,你他妈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么?!

清洗过后的程慕生已是精疲力尽,拖着疲软的身子躺在床上,井然抱着他的那双手还在不断收紧,两人的身影不断重叠,程慕生便搂过他的脖子,整个人都扑到井然身上去,再低头气愤地在他脖颈处实打实地咬了一口,留了一圈浅浅的牙印下来。

“下次我要在上面!”

井然毫不在意地摸了摸那印子,又抚着程慕生的侧脸去蹭他的鼻尖,回应他一个浓浓的鼻音。

“嗯…”

“慕慕别生气,下次一定让你在上面。”

程慕生听着男人这哄小孩子一般的语气,总觉得他和井然说的应该不是同一回事。

————————————

你们的花花上线了!!

递个请假条
鸽两周 最近要学的东西有点多 咕咕咕 搞定了回来更文

【多人接文游戏正式宣发】

这人啊一上年纪就容易缺巍生素 ,过去一天三片地磕,麻烦!现在好了,有了《狗血不敌我爱你》,一片顶过去五片,水果味,磕一片爬五楼,不费劲儿!效果不错,还实惠!

儿童补充巍生素,需求分阶段,“巍巍没想到”牌儿童巍生素片,一片等于三百毫克糖,更适合三岁以上需要补充巍生素的孩子。 

老年人容易缺乏巍生素,除了嗑视频,看文也是关键,“巍巍没想到”牌巍生素,它狗血多,吸收好,特别适合缺乏巍生素的中老年人,一天一片,还能防抑郁!

自打吃了巍生素,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也有劲了!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儿!

不要998!只要416!绝美巍生素带回家!

你还在犹豫什么!赶紧拿起手机订阅吧!

活动tag: 巍巍没想到  文章题目:《狗血不敌我爱你》

 (生生:其实我也没想到)

文组:  @听小居今天也想不水逆  @煜   @Cranberry_  @离鸢   @小Z诶哈诶哈   @黒瀬 鳴🐽   @温茶煮酒     @夏时   还有我本人

做沙雕!撒狗血!我们是认真的!

活动即将上线 敬请期待

又有憨批举报???牛批啊 属实牛批

【今日份沙雕新瓜已送达】

前排瓜子花生饮料小板凳已备好
圈子就那么大点 风气如何肉眼可见
 今天就来有1说1
现在就不要跟我扯龙圈和哥哥了哈 敢来我就把你抓去非洲保护小犀牛!!

文章链接三藐的 
我的 班主任
读者评论


相似度如何大家自己判断就好了 我要再说什么 就真的是我得理不饶人

声明链接 三藐的第一个 声明1
第二个 声明2
我的事件过程复盘 复个盘
并且我这条还被举报过一次 迷惑

我想说千万不要捧我 我不是什么温柔太太 写的文也就那样 十八线文手在线卑微
我平时是佛 但终极形态是斗战胜佛 有句话说得好
最简单的嘴臭 最极致的享受

噢对了 三藐第一个声明在我转发前后有改动 我这里贴出来


好的现在那么问题来了!那个时候我想和和气气解决这件事情

但是谁!谁私信骂人了!站出来我点名批评一下!

骂人这个问题我回应一下 我只说骂人不好 没说骂人不对

我仙贝扣一哈脑阔 难道你们生气的时候不会骂人吗??

暴躁老姐在线疑惑 这世界上真有如此善良可爱天真无邪的可人儿吗

再说了发生这样的事情 要没人帮我说话那还真就奇了怪了

别说我朋友骂人 我自己看了都想骂人 我不仅要骂人 我还要站起来鼓掌再大喊一声

妹妹 你是真滴牛批

骂不骂是我朋友的自由 被骂了 选择刚硬回怼还是示弱哭唧唧 也是你的自由

路人是会同情弱者 

不过我不会同情 对不住了我铁石心肠 并且还会觉得你好烦

再来说撞梗 融梗 抄袭的问题 别的咱不扯了 就说这条评论

我当时看到之后震!撼!我!妈!

是的撞梗会有 但不是普遍的 

要真是普遍 那绞尽脑汁辛辛苦苦想新颖原创梗的太太不得跳河自尽

事不过三这个道理晓得吧?

一篇文和另一篇文的梗或者设定 

撞一个两个三个 你说正常普遍 ok fine 我接受

撞四五六七个呢??真当读者好糊弄哇!

总之这个事情 谢邀 也希望这是我的最后一次回应

如果还要继续逼逼赖赖的话我也是奉陪的

众所周知 六六是个战斗包 嘴臭是真的嘴臭(对不起六六 貝貝爱你

害 不过论嘴臭 我也不赖 
最后插播广告 晚上我要宣一个接文游戏的活动 大家来捧个场么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