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餅咸貝

[看看置顶8] 微博同名

【井心/怦然心动】白河夜船-2

标签:甜品店店长×情窦初开小少年/私设ooc/短篇he

【贰】

花无谢是个愁苦的小少年,他打开电脑熟练地登陆游戏,盯着亲友列表里的一个白色小信封直发愁,又忍不住打开微信,给置顶的一个头像发了条消息。

“小雪你真的A游戏了?”

“嗯,A到你高考结束。”

花无谢看着那行字郁闷得要死,你A了不代表我不会玩啊,可当他做了一会儿日常任务,点开地图骑着马看了一圈风景,顿时生出了一股落寞来。

没有他在的话…好像是没什么意思。

花无谢刚接触这个游戏的时候才高一,是被一个朋友无情地按头安利。那时候他父母在外工作,他便住了校,每周末跑去不需要身份证的黑网吧打发时间,直到被熏得一身难闻烟味了才离开,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要一听到这个游戏名字,花无谢就仿佛闻到了那股属于网吧的劣质香烟味。

他玩的是个人妖号,五毒萝莉,花无谢满意地看着自己花了半个多小时捏出来的脸,朋友又骗着他花了接近两百块买了套华丽外观,电脑屏幕前的花无谢撑着下巴笑得美滋滋,我女儿简直美翻了,全网还能找出第二个这样可爱的小萝莉吗?

也不知道该说花无谢运气好还是不好,那时候刚碰上90年代变95年代,卖按头安利的朋友还算有良心,掏钱给他买了颗直升满级丸子,可丸子能升到九十级,还剩了五级得靠他纯手动操作。朋友被亲友叫过去打本了,花无谢不是满级进不去,可他现在连操作键都没摸不熟呢。他也没别的办法,只能操纵着一身破烂装备的铁血小萝莉只能自己去打怪升级。

花无谢跟着光标去了任务点,Boss血厚,小萝莉拿着把破斧头围着大Boss蹦哒了好几圈,每次看着快把Boos砍死的时候,对面一个大招过来,屏幕上的小萝莉惨叫一声然后就倒地不起了。

他做一个升级任务就花了快三十分钟,花无谢在绝望之际收到了一条私聊。

“你装备太烂了,需要帮忙吗?”

花无谢点进那人ID一看,嚯,是个八块腹肌的喵哥。

他当即回复:“我是男的。”

“嗯?我也男的啊。”

“所以需要帮忙吗?”

遇着人妖号还不跑?这一定是个好人!花无谢敲着键盘乐开了花,“需要需要,谢谢大哥!”

花无谢因为这个事对这个ID叫“浮世雪”的喵哥好感暴增,当天就拉了亲友加了微信,为了表示感谢还发了个小红包过去,虽然对方并没有收。以后的日子里他一上线就滴滴他的亲亲喵哥,渐渐地关系就好起来了。

后来花无谢再问起傅红雪这个事,问他当初为什么要帮忙。

傅红雪说:“你那个萝莉捏得挺好看的。”

花无谢在心里冷哼,“呵,大猪蹄子。”

这游戏没人陪着玩,花无谢憋了一股郁闷劲,打算明天去骚扰一下自己的小竹马。

/

大课间的时候何开心同桌又打篮球去了,花无谢逮着机会溜了过去,“哎,你跟那店长怎么样了?”

何开心还咬着笔头想着课上老师讲的一道物理题,随口答道:“什么怎么样了,不怎么样。”

“你上次不还跟我说他跟你搭话了吗,然后呢?你没撩他啊?”

“怎么撩啊?我不会啊,再说了我也没经验。”

“那你微信要到了吗?”

“这个倒是有。”

“还算聪明。”

何开心依旧很无所谓:“加了微信有什么用,我又不会聊天。”

“阿仔,阿爸对你很是失望。”花无谢看着他绝望地摇了摇头。

“滚,你无不无聊?作业写完了?有这闲心还不去刷题?”

花无谢觉得似乎还可以再抢救一下,为了好闺蜜(?)的终身大事不死心地问道:“你们就什么都没发生?”

何开心觉得自己就是脾气太好了,他把笔往桌上一放,掰着手指头数给他听,“有啊,我有问他很多题,数学物理生物化学还有英语。”   

“你见过有谁追人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问他题的吗?”花无谢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被花无谢这么一闹,何开心那点想学习的心思也没有了,他把自己缩进宽大的外套里,只留出一双清亮的眼睛无奈地看着花无谢,“你再怼我我就把你叉出去。”

眼看着别扭的小男生就快炸毛了,花无谢也不再逗他,开始正儿八经地给他支着招。

“明天就平安夜了,你不打算干点啥?”

“能干什么啊,又不是国家法定节假日。”何开心咬着手指一脸不在意地说。

花无谢真是给他跪了,祖宗您反射弧能不能再长一点?!

“平安夜这么适合告白的节日你可以约他出去玩啊送他礼物啊!”

何开心愣了愣,然后恍然大悟,“有点道理。”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约他。”

花无谢心想自己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吗?那么多游戏树洞扒一扒他可不是白看的,于是自告奋勇地说:“这样吧,明天放学等我一起,我帮你。”

两个半斤八两都没谈过恋爱的小伙子对视一眼,心中都不约而同地升起四个大字。

交易成功。

/

今年的平安夜是久违的无雪无雨的晴朗天气,傍晚的斜阳潜照着淡水的街头,轻飘飘的灰尘在一道一道暖光里翻滚着。待到余温退却时黑夜蔓延开来,零乱的各色店铺迎合着圣诞节的欣喜意味,五颜六色的斑斓彩灯闪着光,照耀着街上四处可见的挽着手黏腻的小情侣们。      

而带着怯意的小少年却在暗红色的店门前停下了脚步。

花无谢转头疑惑地看着他:“愣着干嘛,走啊。”

何开心站在原地摇摇头:“我有点紧张…”

花无谢:“……”

他心下一阵无语,紧张个屁啊!你平时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气势呢?!

清脆的风铃声随着夜色响起,留着一个小缝的店门被推开,走进一个井然熟悉的身影,与他并肩站立的还有一个带着阳光气息的男生。

男孩没有看他,低下眉眼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独自走到角落处坐下,反倒是他身边那人笑意盈盈地走到他面前。

“店长,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嗯?你说。”井然好脾气地对着他微笑

“就那边那个,我朋友,”花无谢指了指何开心,“他今天被放鸽子了,心情不太好,我也有事不能陪他。我给他点些吃的,但你别说是我买的,就说是你送的成吗?”

井然看向缩在角落里的男孩,无精打采垂着头的模样像只受了委屈的幼犬,确实像是他说的那么回事,便点头应下了。

“谢谢店长!”

花无谢付过钱,走到何开心面前冲他眨眨眼睛,发送着“顺利完成任务”的信号。

“怎么样了?”何开心眼巴巴地望着他。

“我跟你说,等会他要是过来跟你说话,你记得想办法约他出去玩,阿爸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我就先走了,我情缘缘还等我回家打本呢。”语重心长地说完这些,花无谢觉得自己简直操碎了心。

“哎哎哎你要走了?别啊。”

“别什么别,我磨了小雪好几天,他好不容易才答应的。你自己珍惜机会啊,我溜了。”

“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花无谢潇洒地转身,拍拍屁股走人了。

“我也太惨了吧…”

井然走到他身后时,正好听见了何开心这可怜兮兮的话语,黏黏的鼻音和着莓果味的气息一并被揉进了心里,像是被柔软的肉爪轻轻挠了一下。

“呐。”井然走到他身旁,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他。

何开心看着那小蛋糕觉得疑惑:“嗯?给我的吗?”

来人点点头,“送你的。”

少年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抬头惊喜地望向井然,“谢谢!”

井然又想起了花无谢所说的话,拉开何开心身边的座椅坐下,低眉问道:“你今天被人放鸽子了?”

嗯?什么东西?

何开心用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冲井然扬起一个尴尬有不失礼貌的微笑,心里想着花无谢都跟井然瞎说了些什么玩意儿。

他默着声不说话的模样却被井然硬生生地当成了强颜欢笑,他想着在自己也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怎么就见不得眼前这人眉眼潮湿的模样。

井然看了一下手表,时间还早,便问了他一句:“想不想出去玩?”

“啊?”倒是何开心还处在大脑不在线的状态。

“游乐园怎么样?”热闹一点的地方遗忘烦心事的速度应该会更快吧?

他这是被井然主动约了?这花无谢真有两下子啊!

这简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哪有拒绝的道理,何开心当即就点了头。

等井然带着何开心出了门,他才意识到自己犯傻了,这风吹得呜啦呜啦的,去游乐园玩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他看了一眼何开心光溜溜的脖子,便把自己的围巾取下来给他一圈圈地戴上,把他给裹得严严实实的。

“嗯?”何开心半张小脸被包在质地柔软的围巾里,剩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地看向他。

“外边风大。”井然回复得十分平静。

“谢…谢谢…”何开心小鹿乱撞。

到了游乐园门口一看,井然知道了今晚原来不只是他一个人犯傻,一旁的小孩突然蹦出了一句老土的中式英语,躲在围巾里的声音翁翁地传来。

“Wow!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也不知道这散装的到底多少钱一斤。

井然被他逗笑了,没由来地想要揉一揉他毛茸茸的脑袋。

他的确也这样做了。

买票进去之后更甚,何开心整个人都处于亢奋状态,游乐场里人挤着人,夜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寒冷了,气氛反而更加热烈。

少年看见不远处有个大胡子的圣诞老人正在发放红色的圣诞帽,心头一热就要往那边冲,眼看对面也有两个嬉闹着跑来的小朋友,井然一着急直接把不受控制的小孩往怀里一拉,结结实实的一个拥抱。

“噢。”怀里的少年一声惊呼。

“这里人多,你别乱跑,等会给撞到了。”

何开心不以为然地吐吐舌头,继续放飞自我地横冲直撞。

井然无言。

不管怎么样,圣诞帽还是被他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何开心给自己戴上一个,另一个递给井然,眨巴眨巴大眼睛。

男人看懂了他的意思,无可奈何地笑笑,接过来边戴上边问:“你想玩什么?”

何开心嘿嘿一笑,指了指空中正在飞舞旋转的某样设施。

十分钟以后,井然这才感受到了人生的艰难,他扶着栏杆,头有点晕,胃里一阵翻腾,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想吐的念头,他看着身边依旧活蹦乱跳的小孩,内心复杂地摇了摇头。

自己真的是老了?

何开心那股兴奋劲还没过,不知道又从哪里冒出了点捉摸不透的小心思,扯了扯井然的袖口,兴奋道:“井然!跳楼机还没玩!”

“……”

见井然许久没有回应他,又跟小狗撒娇似地唤了他几声:“去玩跳楼机吗?”

“能换一个地面上进行的游乐项目吗?”

谁知何开心听到之后却是立马笑开了花:“好好好,我懂了。”

“那我们去玩碰碰车吧?”何小同学特别贴心地说,眼里闪烁着“尊老爱幼”的光芒。

一股沧桑的无力感涌上井然的心头,这小没良心的,还嘲笑起他来了。

 

等花无谢终于玩累了,体力值减少了一大半,两个人一起坐在长椅上回血。

何开心仰起头瞪大眼睛看着夜幕中缓慢旋转的摩天轮,发着晶亮的光像是灯光下泛着粉红色泽的晶质糖纸。他脑海里突然蹦出来一句不知道是从哪里看来的非主流句子,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坐摩天轮啊。他侧头看了看坐在他旁边的井然,又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摩天轮怕是没机会了。

他的小脑袋瓜子又开始飞速旋转,不知怎么就想到了灰姑娘的故事。

辛德瑞拉的时间不够了,和王子跳完舞之后就匆匆离开,只给王子留下来一只漂亮的水晶鞋。自己虽然和灰姑娘扯不上什么关系,但在离开之前也得给他的小王子留点什么才行。

花无谢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不少,礼物早就准备好了,何开心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给井然,坦然地应上对方疑惑的眼神 ,龇牙道:“送你的平安夜礼物。”

盒子里躺着的是一枚戒指和一张明信片,戒指是他几年前在一家手工铺子里看到的,款式简单的银质戒指,他看到的第一眼就喜欢得紧,那一见钟情的戒指不如送给一见钟情的人吧。

明信片上他只写了一句话,月が绮丽ですね。

今夜月色确实很美。

这茫茫时空里的欣喜仍然是寂静的,告白的话他暂时还说不出口,就让这肆意生长的喜欢再被保留一段时间吧。

一定会有机会一起坐摩天轮的。

井然用食指摩挲着盒子做旧的粗糙质感,笑着向他道了谢。

“谢谢,我会收好的。”

“那我该回家了。”何开心站起身来,背上双肩包笑得眼睛眼睛都弯成了可爱月牙的模样。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我打个车回去就行,我们不顺路。”

“那…好吧,到家了记得给我发个微信。”井然也不再强求,替他叫了辆车。

挥手道别的时候,何开心不忘探出头来跟他说了声平安夜快乐。

井然月白色的身影渐渐融进夜色里,他对何开心笑了笑,声音很轻很轻,温柔得像是冰雪都融化开了的潭水。

“平安夜快乐。”

————————————————————————————
一些说明:
游戏是剑三 但我真的只是高中玩过那么一点点 所以了解得也不多 就开始瞎写了 轻点打hhhh
现在还不是双箭头 井然就是觉得这个小朋友还挺有意思的 
我是想写怦然心动电影的那种年少时的一见钟情并且将这份感情一直坚持下去的美好故事
但可能写出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又开始疼痛青春文学了 毕竟我菜得安详
最后还是卑微地求红心蓝手评论啦
给小贝一点点热度叭(∩。˙ω˙。)⊃━♡°.*˙。

评论(32)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