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餅咸貝

[看看置顶8] 微博同名

【井心/怦然心动】白河夜船–4

标签:甜品店店长×情窦初开小少年
副CP花雪花无差/私设ooc/短篇he

【肆】

傅红雪的喵哥是江湖里一个冷酷的独行大侠,至少在花无谢眼里是这样的。

他既没有师承他人门下,也没有情缘,整日独来独往,亲友有没有花无谢还不知道,因为他从没见到过。

小少年也没有在游戏里找师父,他整日跟在傅红雪后面,他去哪儿自己也就去哪儿,其实花无谢心里早就生出了一个念头,傅红雪早已成为了带领他这个小白玩游戏的师父。

但花无谢心想着要不他再努努力,以后能发展成别的关系也不一定?

于是某天花无谢揣着那点不可告人的小心思让那人带他去明教的三生树。

这俩人正连着麦呢,花无谢听着傅红雪那清冷的声线一阵捂心脏。

“嗯,那开地图传送过去。”

“不要,你骑马带我过去。”

“……”

那头沉默了,还是唤来了他那匹白马。

这匹白马带他们去过很多地方,幽深的荻花洞窟,洒满落日余晖的黄泉海,冰封万里的昆仑山,可花无谢最喜欢的还是三生树。

三生树本是茫茫雪地里的一颗胡杨树,有言道此树生而一千年不死,死而一千年不倒,倒而一千年不朽,后来便被谓之三生树,取意长久。

少年也怀春,再加上在贴吧里看过了许多与三生树有关的树洞,花无谢唯独对这里梦境似的飘渺风景钟情。

那散发着光亮的紫色树叶覆盖在雪地之上,两人下了马,花无谢操纵着角色跳到了树下的石块之上。

“我看见我亲友了。”耳机里又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花无谢心里惊讶,心道原来高冷大侠也是有朋友的,正想问在哪儿呢,抬头就看见自己的小萝莉被一个军爷喂了糖葫芦,那对话框里自动显示的几句话让花无谢额头冒出几根黑线。

“谢谢二哈大哥哥!”

“我最喜欢二哈大哥哥了!”

喜欢你大爷!

花无谢愤怒地在公聊里敲下三个感叹号。

“小雪!你亲友他…”

“不用理他。”

傅红雪话音刚落,就见页面上的两个人已经点了切磋开始互殴了。

最后军爷鼻青脸肿地挂了彩倒地不起,傅红雪让花无谢上马,带着他去了稍微偏一点的地方。

“你们这样真的不会死亲友吗…”那个被暴揍的军爷未免过于可怜了一点。

“不会。”傅红雪的话语还是那么言简意赅。

花无谢看到了七秀坊的小萝莉在旁边转圈圈,粉红色的花瓣撒了满地,秀萝旁边还跟了个道姑姐姐。

花无谢感叹:“原来秀萝可以转圈圈哎,好可爱,早知道就玩七秀了。”

“但是你的脸比她捏得好看。”

“合着你就是为了我女儿的脸?”

“你长得也挺好看的。”

傅红雪声音带上点笑意,花无谢听着就像是触了电一般,他知道那人指的是自己昨晚在朋友圈里发的故意搞怪扮鬼脸的照片,傅红雪还给他评论了,说他很可爱。

花无谢又是一顿羞,耳根子都红了。

但是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小雪你看,她们居然在炸橙子!”

三生树这边情侣多他是知道的,但是刚来就碰上放烟花的,这跟他一个单身狗是有多过不去啊。

“我好羡慕啊啊啊啊,我为什么要过来吃狗粮啊!”

手机那头很久没有回应,好几分钟后傅红雪的声音才缓缓传来。

“你等我一下。”

“嗯。”

花无谢还以为他有事要挂机,可游戏页面很快绚丽起来,排成心形的烟花伴着那背景音乐出现了。

游戏界面左下方的聊天框里出现了一段小字。

“江湖快马飞报![浮世雪]侠士在明教对[花信风]女侠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

“以此向天下宣告:浮世雪对花信风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

“啸山河以为证,敬神鬼以为凭。”

“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

“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

“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

“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傅红雪连着给他炸了十个,花无谢在电脑屏幕前感动得快要哭了。

一个真诚之心差不多十几元人民币,这十个也得一百多了,花一百多块炸橙子这也太奢侈了吧!

“还羡慕吗?”

“不…不羡慕了。”

这…是金钱的味道。

还有心动的感觉。

不过既然这橙子都炸了,花无谢清了清嗓子,鼓起勇气开了口。

“小雪,要不你做我情缘吧。”

“好。”

/

早上第三节是枯燥的数学课,那三角函数和立体几何听得何开心直打瞌睡,于是他低下头去玩手机,即使那双手已经被这鬼天气冻得发红了。

明明前阵子还有机会享受明媚的冬日阳光,可这段日子的气温又骤降,家里大人都说比起去年来,今年的冬天要冷太多了,也许能等来一场雪。

未读消息里有一条井然发过来的早安,于是何开心动手回复道。

“早安,我好困。”

井然隔了一会儿才回他,“还困?这都十一点了。”

“这节数学课…”

“那你现在下课了吗?要不睡会儿吧。”

“还没下课。”

“没下课就玩手机?”

何开心觉得自己隔着屏幕都能看见井然那微微皱起的眉毛和不赞成的眼神。

“老师评讲试卷,这道题我没错。”

“……”

“行吧。”

井然被他这歪理给说服了,两人就这么接着聊了起来,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今天到底吃什么”这个话题上。

何开心用九宫格打字打得飞快,“我好想吃你做的黑森林蛋糕啊!”

“那我给你留着,你中午过来吧。”

“学校中午不让出去啊!!”

“那我给你送过来。”

“你们学校让进吧?还有其他想吃的吗,我一起带过来。”

嗯?

何开心看着对话框里的那行字发愣,他没看错吧,井然要来学校给他送吃的?

这样的话岂不是中午这顿饭钱还能省了!

要不是他在上课,何开心激动得能去操场做套广播体操。

“让进!!来吧!!”

数学老师敲敲黑板,厉声道,“还有十分钟才下课,有的同学不要开小差啊。”

何开心吓得一激灵,这才放下手机开始好好听课。

等到下课铃声响,花无谢又霸占了何开心同桌的位置,凑过来问了他一个深奥的问题。

“今天到底吃啥?”

“我们是去二楼吃小炒,还是就在一楼将就一下?”

何开心心底那喜悦藏不住,他眼里带上了点小得意,冲花无谢炫耀道:“今天有人给我送饭。”

“你妈妈出差回来了?”

“是井然。”

撑着下巴的花无谢也惊了,连爆了三句粗口。

“我靠?”

“我靠井然?”

“你们这他妈什么情况啊!”

何开心笑而不语,在上课之前把花无谢赶了回去。

这课他是横竖都听不进去了,幸好最后一节课是休闲娱乐语文课,何开心紧紧握住手机,仿佛双手握住了简单的幸福。

花无谢被无情抛弃,放学铃打了之后就愤恨地走了。

何开心所在的学校面积大,环境也挺不错的,高一高二在一个校区,高三比较特殊,为了便于管理就被划到了一个比较偏的校区,从学校正门走过去得走个接近二十分钟。

正巧井然今天没什么事,想着他和何开心也好久没见面了,高三的孩子日子过得苦他是知道的,就趁着今天过来看下他。

何开心忘了告诉井然学校后门离高三这边比较近,男人就晕晕乎乎地在正门登了记,绕了好久才绕到了高三校区的食堂里,听了何开心的话,就在食堂一楼里等他。

这边的何开心是满心欢喜地赶去了,结果一到食堂就看见几个女生围在了井然旁边。

何开心眉头一皱,怒了,干嘛呢这是!

他又凑近了些,听见井然说了句,“抱歉啊,我不太会和年纪比较小的人相处。”

那几个女生脸上带着失望,点了点头就走了,不是回的高三校区,而是往高二的方向返回。

何开心心里又是好一顿卧槽,合着这搭讪的都从高二那边追到高三校区的食堂来了?

好你个井然,魅力够大的啊,何开心在心里默默记了一笔仇。

井然在女生们走后才看到何开心,笑着招呼他过来坐下。

那人慢吞吞地磨蹭到井然边上去,觉得那黑森林蛋糕看着都不那么甜了。

“先吃饭吧,给你带的牛肉丸和鱼香肉丝,甜点等饭后再吃。”

“嗯,今天谢谢你啦,对了,刚刚那几个女生是…”

“噢,她们说想加个微信。”

“那你给了?”何开心猛地一抬头。

“没给。”

何开心才觉得心里平衡了一些。

“不过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大胆了吗?现在这个年龄该整天惦记着学习才对吧。”井然想不通地问。

何开心扒着饭没搭理他,心想那可不一定,我胆子更大,我还想泡你呢。

走读生不用被押着回宿舍午休,于是午饭后何开心打算带着井然在学校里溜一圈,这学校大的好处还是有,便于散步消食就是其一。

这座小城果真等来了一场罕见的飘雪,有着清澈眼眸的少年得到了生命中第一片剔透的雪花。 

宿舍楼里的学生都沸腾了,宿管阿姨宿管大爷们又是吹口哨又是用喇叭喊的,这才控制住了场面,让他们通通关上门睡觉了。

何开心也惊呼不已,眼神里带了光,跑回教室拿了把伞出来。

“有时候,约个可爱的人,两个人一起走时,一半的心在那人身上,只有一半的心在看风景。”

不知怎的,这句话突然就从井然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诺大的校园又重归于静,从天上掉落下来的云朵还无法厚积,片刻后又渐渐融化,而轻盈地挂在枝头的那些,银白的色泽漂亮得很。

即便如此,井然撑着伞,和何开心并肩行走着,也止不住心头那不断上涌着的,想要侧过头去看看身旁那人的心思,似乎这再美不过的素色之景,也实在是敌不过那可爱人儿的半分。

只是何开心一直垂着头不说话,这平时闹闹腾腾的小孩突然安静了下来,自己还真是有些不知所措。

这雪只下了片刻。

两人沉默无言地走了一会,他看着空中不再飘着打着旋儿落下的雪花,井然替他把伞收起。

“开心?”男人实在是忍不住,轻轻叫了他一声。

何开心转过头看他,眼睛里闪着疑惑的光,却不曾想发凉的脸蛋被一双温暖的大手给包住了。

“唔唔唔?”

井然坏心思地揉了揉他软乎乎的脸蛋,一周左右的时间不见,感觉小孩长胖了些,肉肉的小脸捏起来舒服得很。

想来自己高三的时候因为压力大老掉称,这人怎么偏偏是反的。

“怎么不说话?”

从井然的“魔爪”之中挣脱出来,何开心揉了揉自己被蹂躏的脸,委委屈屈地看了他一眼。

井然不知道,何开心心里别扭着呢。

你说学校里这些姑娘就不能矜持一点吗,把他的好心情搅得一团糟。

自己在心里轻轻哼哼唧唧了几下,何开心抬起头问他:“井然,你是不是不喜欢比你小的啊?”

“嗯?”井然一时没反应过来何开心问的是什么个意思。

“我说,你是不是不喜欢和年龄比你小的谈恋爱啊?”

井然眯了眯眼睛,“这个…我觉得小朋友有时候是比较麻烦,不过,还是得看对方是谁吧。”

何开心心里那个小人直翻白眼,得了吧,刚刚拒绝人家妹子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还有拒绝别人的时候就不能凶一点吗!笑得这么温柔干什么,没看见人家妹子都恨不得直接扑到你身上了吗?

呵,男人。

“噢,这样啊。“

“那你觉得,我是小朋友吗?”

井然没忍住笑出了声:“可不是吗?小孩儿。”

何开心的嘴角往下一耷拉,不说话了。

————————————————————————

小雪好A 花攻党把自己说服了

朱一龙今天好帅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我死去活来死去活来

评论(1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