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餅咸貝

[看看置顶8] 微博同名

【井心/怦然心动】白河夜船-6

标签:甜品店店长×情窦初开小少年
副CP花雪花无差/私设ooc/短篇he

【陆】

何开心跟在花无谢和傅红雪后边当了一路的电灯泡,人群之中就属他最亮,在这寒冷的大冬天里发光发热,光芒照耀世界。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了,便走上前去扯了扯花无谢的衣袖问道:“你俩这是看对眼了还是怎么的?我是去是留您好歹给句话啊?”

花无谢飞快地看了眼他身边的傅红雪,再冲何开心挥了挥手,小声说:“你可以退下了。”

何开心眯了眯眼睛,啧啧称奇,这也太不是人了。

只要是碰上办漫展,那么挤地铁就成了一件难事,这个点已经有一些人开始返程了,何开心走出场馆,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他被寒风吹得一哆嗦,一想到自己还得人挤人地硬生生挤回去,打心底里觉得自己被冻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来。

最近网上有句什么话来着,我太难了,上辈子一定是道数学题。

何开心不但认为自己是道数学题,并且一定是衡水数学金卷中解答题的最后一道压轴难题。

他之前一直在跟井然发微信实时吐槽,也得亏那人有耐心没嫌他烦,不然何开心肯定更难捱。

当浑身疲惫的小少年这边刚说了待会儿要挤地铁回去,好累。

那边井然就在问了,要不我来接你吧?

这简直就是从天而降的礼物,何开心宛如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花无谢之前给他买了个海贼王里带小角的乔巴绒毛帽子,何开心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我又不看海贼王,你给我买这个干嘛?而且你也太恶趣味了吧,这帽子竟然还带毛!”

“哎,这颜色不挺好看的嘛,我看你平时不也穿这颜色的衣服?”

“再说了,我管你喜不喜欢呢,反正我买了,送你,可别说我今天亏待了你!”

小财迷何开心抓着帽子不肯撒手,丑是丑了点,但不要白不要!

最后在比花无谢更加恶趣味的橘好吃姐姐的压迫下,何开心终究还是把这顶粉色小帽子给不情不愿地戴上了,他顶着这个毛绒绒的帽子一直走,以至于出场馆的时候已全然忘记了它的存在。

何开心正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低着头玩手机,还时不时地抬头望几眼,张望着看井然到了没。

当三十分钟后井然出现在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时,何开心更觉得这个世界都变得明亮了。

何开心就这样呆愣着看着井然走向他,看他眼尾泛起涟漪,平静且深邃的双眸可观人内心,眼里只有他一人。

原来将喜欢一个人变成一种习惯之后,面对他时心跳同样会加速,心中那头小鹿永不老去,他仿佛被湿热的夏风吹拂,手心里出了汗。

少年突然想到了电影大话西游里的一句话,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何开心心想,我的心上人不过平凡如此,但他会开着黑色奥迪来接我回家。

男人今天穿着一件卡其色厚呢子大衣,何开心瞅了瞅自己同颜色的大棉袄,尽管风格相差太多,但四舍五入也算是情侣装了。

井然大老远就看见了何开心脑袋顶上这个傻不拉几的粉红色帽子,走到他面前时没忍住伸手揉了揉,再看帽檐底下他那张鼻头都冻红了的小脸,笑着问,“怎么不找个暖和点的地方等我?在这儿傻坐着干嘛。”

何开心冲他嘿嘿一笑,那双眼睛晶亮,“在路边能第一时间看到你。”

井然眼底那点笑意弥漫开,所有微风都逐渐安定。

等到何开心上了车,这才想起把这顶看起来幼稚得不行的帽子摘掉,自己报了家里地址,等着井然把自己送回去。

“不急,晚上一起吃饭可以吗?”

“当然可以!”

何开心突然觉得今天见色忘友的花无谢也没那么讨厌了,还白捡了个和井然的短暂约会。

小少年傻乐着给花无谢分享了这个消息,花无谢给他回了张自己和傅红雪的合照过来。

何开心:“……”

果然还是很讨厌。

不就是合照吗,他迟早会拥有的!

井然开着车去了附近商圈里边的商场,商场里边温度稍微高一些,何开心就把外套给脱了,只穿一件酒红色的针织毛衣,那颜色衬得他更加白了几分,再配上他雀跃的神情,活脱脱一个降世的小精灵,少年是这世上所有浪漫与美好的总和,这话也不过如此了。

他们吃了顿饭后再进行了一场娱乐活动,经历了抓娃娃收获为零之后,何开心对游戏城里的篮球机起了执念,拉着井然大战好几回合,看着井然比他多出来几十分的差距又不肯服输,他双人打比分拼不过,再咬着下唇投了币自己开了局,非把分数打上了三百多才罢休。

果然男人在所有竞技游戏面前都没有爱情可言。

井然就由着他闹,想来这小孩今天是受了委屈,自己就陪着让他高兴高兴。

最后这吃也吃了玩也玩了,井然想着要不要给何开心买个新年礼物,转头问他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喜欢钱。”

何开心两眼放光,声音坚定。

井然见状,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十秒钟后,何开心的手机开始震动。

井然向您转账两百五十元。

何开心眼睛都瞪圆了,说井然你也太狠了点,为什么是二百五?!

井然摸了摸鼻子说,怕给你发五百二十你不收。

最后井然把何开心送回了小区,他们在门口挥手道别,何开心握着手机往前走了几步,想到什么后又蹦跶着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跟井然说今天他们都没有合照。

于是他们在暖黄色灯光下拍了第一张合照,何开心将那张照片偷偷标记为喜欢。

假期进入最后一星期倒计时了,何开心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假期作业,于是开始挑灯夜战。

昨晚又是一个和花无谢的通宵作业局,今天睡到十一点了才醒,他坐起来揉揉脑袋上那翘起来的一小撮呆毛,眼神迷茫地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觉得肚子有些饿。

“妈!你在吗!妈?”

他瘫坐在床上叫了几声也没人答应,何开心这才想起昨晚他母亲说今天不在家,吃饭问题自己解决。

自己解决嘛,那就是外卖解决了。

打开外卖选了许久,何开心看着自己最喜欢的那家店的起送价格居然变高了,花那么多钱吃一顿饭实在是太吃亏,而且起码是个双人餐,他恨得牙痒痒,心想自己真该快点把井然给拿下,现在连外卖都开始针对单身狗了。

他实在是饿得厉害,不过这附近也没什么好吃的菜了,心想不如就去外边买包泡面将就一下算了,再配上薯片和奶茶,简直完美。

于是他“噔噔噔”地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再出门去了楼下的超市。

手里提溜着泡面和零食,何开心正撇着嘴琢磨着要不要再去买瓶可口可乐,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开心?”

何开心对男人这声音敏感得不行,立马就回了头。

“井然!”

他转过身瞪大眼睛一脸惊讶地看着来人,“你怎么在这儿啊?”

“之前忘了告诉你,我搬到这个小区了。”井然冲他温柔地笑了笑。

“哎?什么时候搬过来的?搬到哪里了?”

“昨天下午家具搬过去了,我今天刚到,住在1209。”

何开心倒吸一口凉气,“巧了,我家在1109,正好你家楼下啊。”

“那是挺巧的。”

这发展何开心想都不敢想,暗恋对象搬到了我家楼上,这是什么玛丽苏偶像剧一般的展开…

他傻兮兮地呵呵笑了几声,“那感情好啊,缘分使我们相遇啊!”

井然走到他身边,低头看了看他购物车里的东西,“你中午就吃泡面啊?”

“呃…嗯,我爸妈不在家。”

“这么可怜?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啊?我心想就下楼买点吃的,就穿得很随便…”

当真是很随便,他脚上蹬的还是双小狗模样的棉拖鞋。

井然难得看他这副拘谨的模样,便说:“那今天就算了,改天请你吃好吃的,但是泡面要少吃,知道了吗?”

最后是男人推着购物车替他付了款,何开心又红着脸说谢谢。

井然还要去趟甜品店,他们在超市门口分开,他看着何开心逃也似地一溜烟跑进了居民楼,心里觉得好笑。

男人又想起了之前何开心所说的话,不禁暗自摇头,这世上哪有什么巧不巧的,只不过是有人用心在安排罢了。

他之前就在留意房子,后来又明白了何开心和自己相通的心意,就想着不如离小朋友近一点,毕竟有句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都搬到何开心楼上来了,这人肯定是跑不掉了。

同一小区里是肯定有房子出租的,但为了知道何开心家的具体住址,井然还非给何开心点过一次外卖。

当然这些何开心是不会知道的。

井然知道忘记看明信片是自己的不对,但那小子这么久了居然这么沉得住气,前段时间竟一点其他的表示都没有。

这样可不行,得罚。

———————————————————

感觉自己要废了 

这种完全谈恋爱的甜文真的不怎么好写哇!

咸鱼小贝来卑微地求求三连orz

评论(27)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