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餅咸貝

[看看置顶8] 微博同名

【井心/怦然心动】白河夜船-7

标签:甜品店店长×情窦初开小少年
副CP花雪花无差/私设ooc/短篇he

【柒】

难兄难弟又结伴补作业去了,两人约在了星巴克里,边喝咖啡提神边埋头战斗。之前他们就说好了,花无谢搞定语文英语和生物,何开心则负责数理化,最后两人再一交换,终于踩着假期的尾巴把作业给补完了。

“终于把这大工程给搞定了。”花无谢把笔往试卷上一拍,再伸了个懒腰,累得缓缓趴在了桌子上。

何开心低头抿了一口还热乎着的美式咖啡,眼睛里已经没了聚焦,深恶痛绝地感叹道:“我讨厌数理化…”

两人皆是缓了好一会儿才回神,何开心看对面的花无谢开始拿出手机玩了,便问他:“哎对了,你和小雪怎么样了,之后怎么没听你说起过了。”

少年低着脑袋,只留给何开心一个发旋,声音闷闷地说:“还能怎么样,就朋友先处着呗。”

“你没表白啊?”

花无谢抬眼无语地看着他:“哪有第一天见面就跟人家表白的。”

“你们不是网上都聊那么久了嘛,都成情缘了不是?”

“那又怎么样啊,他离我那么远,明天就开学了,我以后哪有精力经常找他。”

何开心皱着眉毛,寻思花无谢说得有道理,便点了点头,“你说得对。”

“倒是你,都这么久了,你要是个女的,我觉得你孩子都该有了,可你现在连小手都没牵上,啧啧啧,你心也真是大,你家井然这么抢手,你就真不着急啊?”

花无谢又把话题引回了何开心身上,这下轮到后者发愁了,他撑着下巴,湿漉漉的眼眸里留有黄昏的剪影。

“我这不是没找到下手的机会吗…”

“少年郎,机会可以自己创造嘛!”

和花无谢斗了一番嘴之后两人便分别了,何开心哼着调子轻快的小曲刷了门禁进小区,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敛了笑意,又清了清嗓子,强迫自己正经一点。自从知道井然搬到他楼上之后,何开心时刻警惕着,勤查仪容仪表,防止再出现上次那般丢人的情况。

一路有惊无险,进了单元楼的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到了家门口后掏出钥匙打开门,再好心情地冲着屋里喊了一声:“妈,我回来啦。”

“开心回来了?帮妈妈去客厅招呼一下客人。”

听见何母在厨房里面喊,他弯下腰换鞋时也确实看见鞋柜处有一双从未见过的鞋子,何开心估摸着可能是哪个漏网的亲戚来了,他还没开学,说不定还能美滋滋地去讨个红包,但当他走进客厅看见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时,彻底傻眼了。

“嗨。”坐在沙发上的井然对着他笑。

“井然?你怎么在我家…”怎么哪哪儿都能碰上啊,何开心眼睛都瞪圆了,在原地石化。

他提心吊胆了一路,结果呢,防不胜防。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也要时刻保持微笑。

“我在楼下遇到阿姨,看她提着大包小包的就帮了一把,她请我来坐坐,我就来了。”井然看对方一副怀疑人生的样子,便出声解释道。

当时跟着何母走到了门口,井然也才知道这就是何开心的妈妈,何母知道他刚好就住在楼上之后便热情得不得了,非拉着井然要他到自己家里去坐坐,井然刚开始还不好意思地推辞,可何母再三邀请,他就怀里揣着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去了。

何开心在心里止不住地默默吐槽,有个太热情的妈妈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毕竟这样随便就把人往家里带是会出事的啊!

更何况这人还是自己的心上人…

暗恋对象就这样被自家妈妈带回了家,何开心多半有些不自在,跟自己的小心事被窥探了一样。

等到何母从厨房里端出两杯热茶,看着客厅里大眼瞪小眼的两个人不禁笑了:“你们怎么不说话?”

又换了嗔怪的语气对何开心说:“开心陪哥哥聊聊天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待客之道懂不懂?”

“我和开心其实认识,他见到我太惊讶了。”井然接过何母递过来的茶,小声道了谢,再替他解释道。

何母笑得更欢了,“哎哟,你们认识啊?”

“嗯,认识…”何开心别别扭扭地红着耳朵回答。

她默着声思考了一会儿,突然开了口,“哦我想起来了,井然你就是那个甜品店的店长吧?我家孩子老跟我说你。”

“是吗?他都说什么了?”井然一下子来了兴趣,放下茶杯挑挑眉。

“他说啊,你画画好看,还是个设计师,长得也可好看了,人帅气质好。”

井然好笑地偏头看了看臊得两只耳朵都红起来的何开心。

“妈…”何开心皱眉,拉长了语调叫他,无奈的语气其实更像是在撒娇。

听着他妈妈这一顿夸,何开心觉得自己比井然还臊得慌。

您老悠着点啊别再乱说话了啊!

“还说你…说你做的甜点好吃,上次他还给我带了一盒回来,叫什么名字来着,给忘了,是挺好吃的。”

“阿姨要是喜欢的话,下次我在家里做了给您送过来。”

“哎呀,真是麻烦你了。”何母直捂着嘴笑。

“时间也不早了,要不就留下来吃个晚饭再走吧?等会他爸也快回来了,你是学艺术的是吧?他爸就对那些东西感兴趣,回头你俩还可以好好聊聊交流一下。”

“哈哈好啊,辛苦您了阿姨。”

何开心把自己窝进沙发的一角,抱着一包薯片吧唧吧唧地吃着,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模样活像只小仓鼠,他偶而往井然身上瞥一眼,看着那边两人聊得正欢,便眼神幽怨地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得,您亲儿子就搁在一边儿晾着吧。

等何母进了厨房准备晚餐,何开心这才逮着机会跟井然说上了话。

他舔了舔沾满零食碎屑的指尖,“很好,小伙子,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妈的注意。”

井然看向他,对于他刚才的话笑而不语,再随口问道:“对了,你是不是快开学了?”

“……”

何开心沉默了,就不能不问这么悲伤的问题?

他把那袋被洗劫一空的薯片丢进了垃圾桶,慢悠悠地说:“我明天就得去学校报道了。”

“那你作业写完了吗?”

“……”

喂!过分了!

井然搬来了不到一个月,也不知道是怎么和何父何母打好关系的,这俩人简直快要把他当亲儿子养了,何开心就纳了闷了,就算他自己也是井然的小迷弟,这醋也不得不吃。

“开心!你过来一下。”

“来了!”何开心刚下了晚自习回来,听见何母在厨房里叫他,放下书包后就“噔噔噔”地从书房里跑了过去。

“妈你做什么好吃的了?这么香。”何开心走到何母身边去,狡黠一笑里是少年人独有的俏皮,再冲她眨了眨眼睛。

“我熬了鸡汤,你等会儿给井然拿点过去。”

“嗯?你这不是给我熬的吗,怎么他也有份啊?”何开心手里端着何母递过来的保温盒无奈地摇摇头,心里感叹井然还真是男女通吃,老少皆宜啊。

何母嗔他一眼,伸手去拧他的耳朵,“怎么说话呢你?”

“哎妈!疼疼疼,等会儿鸡汤得撒了!”

“都开学这么久了,你井然哥哥没少给你辅导功课吧?还请你吃甜点呢,给人家送点鸡汤怎么了,快去送!”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何开心赶紧逃离何母的魔爪,一边出门一边说着,再“啪嗒”一声关上了房门。

他走到井然家门口按了门铃,不一会井然就来开了门,“开心?”

井然今天没去店里,在家只穿了件白色的毛衣,柔柔软软的质地衬得他气质更加温润。

何开心把手里的保温盒提起来给他看,“我妈熬的汤,她让我给你拿过来。”

穿着蓝白色相间宽大校服的少年抬头往他客厅里望了望,看见个晃动的人影,心想这么晚了怎么家里还有别人啊?

“哎,你家有客人吗?”

“嗯,朋友过来拿点东西,要不要进来坐会儿?”

要!当然要!必须去侦察一下敌情!

何开心脱了鞋走进客厅,看见正好有个男人抱着一个盒子从书房里走出来。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井然身边的朋友们,因为好奇就多看了几眼,没想到男人也痞里痞气地盯着他笑,吓得他赶紧收回了视线,反倒是被对方盯得浑身不自在。

“不错啊井然,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朋友吧?”男人走到井然身边碰了碰他的肩膀。

井然不理会他的打趣,只无奈地看他一眼:“行了,浮生你拿完东西就赶紧回去吧。”

继而转身接过何开心手里的保温盒放在桌上,低下眉眼温柔地对何开心说:“喝奶茶吗?我给你泡一杯。”

何开心看看那男人,又看看井然,点了点头说:“少糖。”

“哎哟,着急赶我走了,井然你这差别待遇也忒太了点吧?”

“不过也是,长得这么水灵,也难怪你有了新欢忘了旧爱,搬家搬得这么快,老子还没找你收房租呢!”

站在一边的何开心听得一头雾水,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还新欢旧爱的?难不成这男的是井然前男友?!

何开心硬生生把这个可怕的想法丢出了自己的大脑。

不过他又想起了今天花无谢说的话,这危机感一下子就上来了,看来是真得采取一些行动了。

“行了,那我就不打扰了,走了啊。”罗浮生冲他们挥挥手就出了门。

“井然,刚才那人…真是你朋友?”

“大学室友,也就是那间工作室的主人。”把奶茶递给了小孩,怕他在沙发上窝着不舒服,又递给他一个抱枕。

“这画风也太不符合了吧。”何开心抱着热气腾腾的奶茶窝在沙发上感叹道,“我以为画画得都长你这样呢。”

井然听见他的话后轻轻笑了一声,“我这样是什么样啊?”

男人笑起来时,弯弯的眉眼成了上弦月,明珠般的双眸是铺天盖地的清亮月光,他只是微微地一勾唇,另一人便不尽沉陷下去。

“温柔儒雅,有气质,成熟有魅力!”

他冲着井然傻乎乎地弯起眼睛笑,刚好都是我喜欢的样子。

养在蓄满星光与欢喜的池塘里的那份心动,会成为海边的风浪,仰着头一直思念他。

—————————————————————

原剧开心的爸妈人设都有毛病 于是全都改了
我们开心是被人疼爱的宝宝!
至于妈妈为什么没有名字 因为原剧里就没有名字23333
让我的宝贝儿子串个场当下助攻hhhh!
咸鱼貝貝又来请求三连了qaq

评论(16)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