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餅咸貝

[看看置顶8] 微博同名

【井心/怦然心动】白河夜船-8(完结章)

标签:甜品店店长×情窦初开小少年
副CP花雪花无差/私设ooc/短篇he

【捌】

冬季的夜晚还是比较难捱,前几日都是不讨喜的阴雨天气,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像是被人不小心弄脏的一大片画布,行人都是裹着厚厚大衣,走在路上也觉得那半干不干的灰尘泥土黏脚,进入鼻腔里的空气尽是湿冷惹人心烦。

就算今日见到了十分难得的冬日暖阳,到了黄昏时分,太阳一落山,何开心外出时也不得不拿上黑色的针织围巾来御寒。

他今晚约了井然一起逛公园,男人是从甜品店里过来的,在楼下等着何开心,少年出了电梯之后是一路小跑,看着井然从路边的长椅上站起身来,问道:“等久了吧?”

“没呢,刚到。我看了一下你说的那个公园,有点远,但是今天我车送去进修了,我们打车过去吧?”

他们交谈的话语都在这渐冷的天气中凝成了白色水雾,何开心只露出一双眼睛,皱着眉毛说:“打车多贵啊,坐公交车过去呗。”

井然平日里赶时间惯了,纠结地说着:“坐公交车好像要接近半小时才到…”

“没关系,反正都是出来玩嘛,我好不容易等到一次周末。”

“行,都听你的。”

今天虽是周六,但可能是因为天气寒冷,他们又正巧错过了下班高峰,公交车上只有寥寥几个人,何开心走在井然前面,投了币之后找了个后排的双人座,坐在靠窗的位置笑着对井然勾了勾手。

窗外有橙色晚霞,是太阳离别时的礼物,何开心感受到那余温,在悄悄溜进来的霞光里品尝男人唇边那抹浅笑,待到井然坐下之后,他又拿出耳机连接上自己的手机。

何开心不喜欢无线耳机,他活得年轻,却总爱怀念,老觉得耳机线连接的不只是一个机器,还有他的那颗心,那白色的耳机线随着车辆的颠簸晃来晃去,像他心里那点点不安的欢喜。

最后他还是拿出右耳的那一边递给井然,抿着嘴问他要不要一起听,他没发现自己眼里的期许都快要溢出来了,但井然向来是不会拒绝他的。

何开心歌单里的歌很杂,也从来不喜分类,国语粤语外语都有,要么是温柔如斯的抒情歌曲,要么是热烈过头的电音嘻哈,少年不知道听什么歌,干脆把自己的歌单给井然看,让他自己来选。

男人伸出食指慢慢在屏幕上滑动,在两百多首歌曲里选了一首调子舒缓的《慢慢喜欢你》。

女生慵懒地唱起第一句,不过是述说一个平凡日常,记录一段长久的缠绵爱恋,何开心不知该如何和井然说,其实这首是他听歌排行里的第一位。

他见井然也低下头去查看手机里的消息,便打开了自己的相机假装自拍,实际上把手机偷偷往左偏转,正正方方的线条只把井然一个人阔了进去。

黄昏迟迟的阳光只有微弱的一部分洒了进来,落到那张连天神都偏爱的脸上,男人微低着头,睫毛竟在眼睑之下留下了一片阴影,他今日穿着的是深色衣物,那属于何开心的白色耳机线就垂在他胸前,成了少年眼里永久不灭的亮光。

这一刻被永久定格,何开心嘴边的笑容越来越大,耳机里正好放到那一句,“因为慢慢是个最好的原因。”

他看着窗外的街道都被染成了橙粉色,觉得黄昏气氛都变甜了,心里是认同的,慢慢喜欢你,那所有的心跳声与欢喜都可以用慢慢一词解决。

何开心今日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铁了心要告白成功,这公园修得很大,一方是古建筑风格,都是绿瓦红墙的尖头屋顶,一方则是现代园林,有天空山色和树林庭院,木桥和宁静的湖。

他们走到一处许愿池,被灰湖绿色石块堆砌而成的小池子中央是一条鱼形的雕塑喷泉,何开心拿了两个硬币,摊在掌心里要井然同他一起许愿,他们闭眼再睁开,硬币落入水面时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响。

“你许了什么愿望?”井然侧头去看何开心,公园里色彩丰富的灯光都映在了少年纯净的那双眼里,汇成银河。

他摇摇头,说:“说出来可就不灵了。”

他们又沿着青石板铺成的小路走了一会儿,望着无边际的深沉夜空回想他的愿望。

他向神明请求了一个温暖的冬季,想要一场大雪,能够让雪花堆积起来,踩出一个浅浅的脚印便足够,那凹陷下去的地方就用来装载松鼠们的点心。

想要路灯下模模糊糊的昏黄灯光,能让行人看得清道路便可,让相爱的人能够找得到对方。

想要一只圆脸的猫咪,一床厚厚的毛毯,一本想看的书,天气寒冷时便窝在毛毯里看书,猫咪枕在他腿边酣睡,窗上起雾。

最想要的是他雾里的爱人。

“井然,”何开心停下脚步,他身边那人也跟着一起停顿,“我想和你玩个游戏。”

“嗯?”

“你把眼睛闭上,我带你走九十九步。”

井然一脸的不明所以,“嗯?为什么啊?”

“哎呀你别管那么多,玩了之后我有话对你说。”

何开心耳根都红透了,天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这种羞耻且老套的表白方式。

“那你要怎么带着我走啊?”

“我…我牵着你…你闭眼睛!中途不许偷看!”

井然点点头,乖乖闭上眼睛,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何开心脸皮薄,不敢直接与他牵手,他外套袖子稍稍长了一些,他便用衣料隔住自己的手,再去牵井然,谁知刚一握住,男人就睁了眼。

“要不我先带着你走吧。”

“啊?”

“闭眼睛。”

井然将他衣袖收上去了一些,然后捉住了他的手腕,用十指相扣的姿势握紧了他。

这手都牵上了,只能跟着井然走了,男人替何开心戴上了他卫衣本就带有的帽子,边缘直往下拉,刚好遮住了眼睛,还学着何开心一般警告他不许偷看。

何开心心里小鹿乱撞,走路都不稳,他闭着眼睛懊恼,怎么总觉得是自己上了对方的当。

井然让他自己数着步数走,何开心前几步走得十分不放心,落脚时都是小心翼翼,整个人的模样又怂又滑稽。

男人看他那紧张兮兮的样子笑得爽朗,说:“你到底信不信我?”

何开心的声音从帽子下边闷闷传来:“信,我当然信你。”

井然还是照顾他,放慢了步子走,也没带他走楼梯跨石头,一路平静,只有自己的心跳声大得扰人心神。

何开心从一数到了九十九,睁开眼后摘下了帽子,发现井然又带自己回到了许愿池的地方,他正想开口询问,就落入到了一个欲望升腾起的拥抱。

井然贴着何开心的耳廓,用手轻轻抚摸他脑后的柔顺头发,沉下声音来缓缓说道:“那些话不用你来说。”

“开心,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

何开心被这句话震撼得出神,在他尚还幼小的生命里,他仿佛是个早行之人,脸颊上的光晕泛着飘忽的红,带着橘子汽水味道的少年在夜色里奔跑,汗珠滴落,他气喘吁吁,却被另一人在半路拦下,搂进怀里对他说。

别找了,我在这里。

见怀里那人迟迟没有反应,井然又直身来,握着对方的肩膀看他。

何开心回了神,对着他露出一个稚气孩子一般的傻气笑容:“你说真的?”

“骗你干什么?”

“好的,男朋友。”

“小孩儿。”男人也低头轻声笑了笑,再把他拉进怀里,轻揉他黑发的感受让他爱不释手,何开心的脑袋伏在他的肩膀上,心里是一阵狂喜,井然又揉了几下他的脑袋才把人给放开,问他身上还有没有硬币。

何开心歪着脑袋疑惑地问他:“你还要许一次愿吗?”

男人摇摇头,站到许愿池旁边冲着何开心笑,“刚刚的愿望实现了,我来还愿。”

何开心听后直捂脸,心道井然你实在太撩了。

井然看他那样子又返回去搂着他的肩膀问他怎么了,何开心只说你先让我缓一缓。

后来回去那一路上,何开心嘴边的笑都止不住,井然眼底也全是欣喜,小声问他怎么一直傻笑。

何开心握紧了那只手,骄傲地扬了扬自己的下巴,“我高兴啊。”

“井然…你知不知道我暗恋你好久了。”

井然点点头。

这下何开心更是惊讶了,“你知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搬到这个小区之前…”这时候井然心虚地看向别处。

“那我不是!不是…你这段时间不是故意看我笑话吗!”

眼看小朋友又要炸毛了,井然赶紧把他拉进怀里一顿哄,说:“我本来想等你高考结束的,但是还有那么长时间,我想我自己也等不及。”

何开心在心里冷哼一声,呸,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井然送何开心回家的时候,少年在楼道里红着脸想讨一个晚安吻。

“小朋友的晚安吻只能亲额头噢。”

“为什么?”

“因为我怕自己会蛀牙。”

何开心的脸更红了,但还是拉着他的手不肯放他走,小声说:“怕什么…你要真蛀牙了,我掏钱让你去看医生。”

十八岁的少年有一双大眼睛,穿着白色衣裳站在暖黄色的光线里,他的身影柔软如细微的轻风,望向井然的视线里写着过分认真。

井然看他清清爽爽的黑发,细长而密的睫毛,实在是不明白他怎会生得如此漂亮的一双眼睛,清亮得像是天上发着光的星星,他的目光不自觉地放柔放轻,化作抚摸着他一寸一寸的细腻肌肤,从他温柔的眉眼开始,再是鼻梁,最后是柔软的嘴唇。

井然最后还是吻了他,垂眸慢慢靠近,何开心阖上双眼,紧张得呼吸都慢了下来,直到温热相接触的那一刻,少年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氤氲余晖的天空深远到空无一物,他们的故事从初冬开始,又心照不宣地开始一起期待下一个圣诞节的到来,他与他在少年十八岁那年冬天的相遇,是他们白头到八十岁时尝起来都有爱欲味道的情诗。

END.

———————————————————————

又完结一篇 爽!!个人认为停在这里是最好的
本心也是想写一段很美好的年少暗恋
这篇人设普通 也不需要搞事业 
以后肯定就是恋爱日常
但没有甜甜恋爱的我是写不出来的(卑微
并且暗恋真的很微妙 其实不论最后是be还是he
都是最好的结局 
结局这章也确实是和前度一起做过的事
之前的送戒指写明信片 也是我真实干过的hhh
所谓灵魂源于生活 没想到写到最后写了个情怀
而且《慢慢喜欢你》这首歌真的太符合这篇文了
这歌能被居PD点名我也超开心!!





叨叨叨了这么多 还是要跪着求个三连qaq

评论(35)

热度(156)